您的位置 : 小莲子阅读 > bet36在线体育投注品牌 > 言情 > 倔强萝卜傲娇坑

更新时间:2019-09-23 17:30:56

倔强萝卜傲娇坑

倔强萝卜傲娇坑 二月二九 着

狗万进不了了_睡狗 千刀万剐_新万博狗万 闵子骞萨瑶 历史冤家穿越穿越种田

bet36在线体育投注品牌经典小说《倔强萝卜傲娇坑》是二月二九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闵子骞萨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闵子骞:“我们结婚吧,不以结婚为目的的相亲都是耍流氓。”萨瑶:“我……我没打算结婚,而且我有儿子。”闵子骞:“我不介意。”萨瑶:“我介意,我儿子也介意。”闵子骞:“没关系,我会让你们都不介意的。”萨瑶...

精彩章节试读:

萨瑶得知自己新学期要当班主带学生,心情很快就平静了,也被迫接受,但是对于军训这事,她就意难平。

“海棠,你最近忙不忙!要不要我去顶替你上班啊?”萨瑶无事献殷勤,金海棠嗅到阴谋的味道。

“有什么事赶紧说,我一会还得开会去呢。”

“我能有啥事啊,这不是关心关心你嘛,天气热记得多喝水哈,空调干记得多补水……”

“你要说你心里没事,我信你个鬼,有事快说。”

萨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嘿,不愧是我同床共枕过的人,是这样的,有件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忙,这可是拯救你姐妹我性命的大事。”

金海棠不置可否,“先说来听听。”

“嘿嘿嘿,我升官你知道你吧?新学期要当班主任,带高一新生。”

“不好意思刚知道,不错啊,有小鲜肉可以养眼。”

“这不是看您忙没敢打扰您嘛。升官固然好,不过嘛……要带学生去军训,我想着……”

金海棠立马二话不说断了她的后路,“得,别说了,没门!”

“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嘛,你听我说完!”

“你尾巴翘起来我就知道你想拉屎拉尿,你不是就想让我顶替你去军训吗?没门!我扔下我爹的公司、扔下我男人跑到山卡拉同一群大老爷们和小屁孩受苦。你是当我傻啊还是当我傻啊!”

萨瑶一顿哀嚎,“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都知道了!说不定军营里有比你们家那位帅气的呢,你想啊,那勇猛、果敢、帅气的教官谁不爱!”

“你可拉倒吧,这么好的资源你自己慢慢享受,我无福消受!再见,老娘开会去了。”

金海棠二话不说把电话挂了,萨瑶简直要哭了。

这几天她可是没少求人帮忙,前半辈子她都没怎么求过人,这几天一下子求了个遍,重点是血本无归!

萨瑶在这边哀嚎,远在千里之外的闵子骞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两杠一星的A团团长曾经狙击手的国之栋梁竟要沦落到去给高中生军训当教官!

闵子骞也跑上跳下的想要从中斡旋,但是三番两次被轰回来,A团何时见过团长这么受气的时候。

政委骆琛的原话是,“上级体谅A团军演的卖力演习,为了地方体验多彩的军营生活,特准团长闵子骞携骆琛等数十名战士到地方配合开展中学生军事训练任务。”

“他老顾凭什么让我带队去,谁爱去谁去!”闵子骞最后没辙只好耍赖,反正他也不是没关过禁闭,最多就关个几天。

“你朝我吼也没用,我就是传话的,老顾说了,这是命令。”骆琛真是一点好处都捞不到,还挨了闵子骞几顿臭骂。

“那当时你为什么不反抗,啊?”闵子骞板着张脸,浑身散发出要吃人的气息。

“去中学生军事训练基地?那比训练新兵蛋子还蛋疼!我去,这是胜利者的待遇吗?”一营营长絮絮叨叨的在旁抱怨,望见闵子骞的表情立马闭嘴。

骆琛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内心咆哮:什么玩意啊!谁愿意去啊,搞得好像是我邀功去似的。但实际上他不敢吱声,只能内心咆哮。

原以为演习大获全胜,结束时候特意留下他以为师长要背着闵子骞给他嘉奖,鬼知道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至于为什么不直接留下闵子骞,那还不是怕那刺头直接造反嘛。

军事演习能不按套路先是蛮打后用障眼法从人家指挥部后方包抄直接把人老窝一锅端,然后秉着优待俘虏的原则把对方领导圈起来,伪装敌军指挥部继续作战。

末了演习即将结束还直接一枪爆头“误杀”敌方团长,这么狂的做法也只有他闵子骞干得出来。结束时闵子骞向领导道歉,对方领导的脸都绿了,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出口恶气。

要不是闵子骞实在是个人才,上级也是爱才之人,闵子骞早被拖出去枪毙几百回了。现在想起来,骆琛觉得做人还是不能太“计较”,不然大祸就降临你头上了。

眼瞅着离上级命令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闵子骞丝毫没有要服从命令的样子,骆琛简直像热锅上的蚂蚁。这事办不好了那就是他无能,政委没做好团长的思想工作,这帽子扣得死死的。

又过了几天,闵子骞被上级约谈。最后也不知道说了些啥,闵子骞板着张脸回来了,然后就开始着手上级命令的安排。

而萨瑶最后也只能向命运低头,因为实在没有合适人选替代她,况且带出去那就都是责任,想了想她还是自己背锅。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啊!我是优秀的人民教师,我是优秀的先进知识分子!”萨瑶每天以此激励自己,不然她怕自己分分钟当逃兵。

在八月份的尾巴,她带着天真懵懂的高一新生一同踏上军训的魔鬼列车。在车上萨瑶一直抑制不住以前干过的那些蠢事,接下来一个星期又将是她的噩梦。

萨瑶为什么这么害怕军训?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她对身穿制服的人有莫名的恐惧,这些都离不开她做过的蠢事。

本来老萨也是当过兵的,萨瑶打小对于军人有着特殊的感情。但是初中、高中乃至大学的军训令她魂飞魄散。

别看萨瑶平时活蹦乱跳蹦高跳低的,但实际上她肢体及其不协调。别人他整部她也踏正步,但每次军训都难逃别揪出来单独“加餐”的命运。

同手同脚——简直成为了萨瑶的专属代名词。如果这还不够造成她对军训、军人的阴影,那么大学时候的“魔鬼教官”就足以令萨瑶对军训闻风丧胆。

大学时候的教官有特殊的癖好,喜欢让班里的女生扎双麻花辫。萨瑶大学时候可不是老实人,她不想干的事她铁了心就不干,她觉得国家没有明文规定女生军训必须双麻花,所以她就独树一帜。

结果当天集合的时候就她一人没扎双麻花,在人堆里特显眼,还好死不死踏正步的时候又同手同脚,结果被教官抓了正着。

教官也不体罚她,直接让她站到最后一排,专门揪她踏正步。一不对就揪她的马尾,那种头发一根一根被拽下来的体验真的是令萨瑶永生难忘。

最后加餐训练下来萨瑶觉着自己头皮发麻,泪花在眼眶转了好多次最终忍不住掉了下来。教官也不怜香惜玉,只是问她明天还扎马尾吗?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不知道吗?

还扬言如果明天再看见她这么“独特”,他就直接拿大剪刀把她头发剪了。那天晚上萨瑶在电话里哭了一晚上,哭得程女士和老萨都心疼了,最后哭着睡着了。第二天乖乖盯着两个核桃眼扎上双麻花集合去。

半个月的军训,萨瑶每天扎着双麻花,低着头训练。从此她对双麻花及军训有了极深的怨念及恐惧。

萨瑶回想着以前,一不小心就到了目的地。那群孩子对于军训似乎很兴奋,一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萨瑶心想:最好能一直保持这种心态,不然就崩了。

萨瑶下车看到一排教官站在基地门口等着他们,她立马竖起了鸡皮疙瘩。

“要了老命了!”萨瑶嘀嘀咕咕的走到空地指挥同学按身高从低到高排好队列,然后让第一排的同学拿着她事先做好的“六班”牌子站好。

“各位同学安静一下,先听我说。之前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我是你们的班主任萨瑶,这次军训我也全程陪同你们完成军训。记不住我脸的请记住我的名字,如果有什么事记得随时找我!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孩子们兴奋的答道。

萨瑶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接下来的军训日子需要大家好好配合好好相处,也需要大家听从教官的安排。然后现在我们就等教官来认领了。”

萨瑶和学生一起等着教官来认领,但教官迟迟未现身。萨瑶也不着急,晚一点认领就晚一点受罪。萨瑶让学生撑开伞等,自己也撑着伞蹲在地上等。不一会教官终于来了。

骆琛大老远就看到一堆雨伞撑在地上,走近了才看到人。

“全部给我站起来!”骆琛人未到声先至。

萨瑶听到这中气十足的声音本能地立马站了起来,蹲得久了脚麻了差点摔倒,好在骆琛及时扶住她。而孩子懒懒散散的从地上爬起来。

“都没有听到我的命令吗!”骆琛又吼了一声,孩子们这才意识到危机。

“我!今天暂时接管你们,你们的教官今晚或者明天就到了,在今天第一天的日子里,我希望你们都不要给我整什么幺蛾子,不然后果很严重!清不清楚!”

“清楚了……”孩子们有气无力,稀稀拉拉的回答,萨瑶在一旁干着急。

“我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只有三点!一,要大声回答问题,简单明了;二,没有让你们说话就都不要给我出声,能只有喘气声是最好的;三,要干什么都要举手示意,等到同意才可以去,包括说话上厕所。明白了吗?”

“明白了……”稀稀拉拉的回答声再次出现。

“我是太温柔了你们把我当病猫了吗?!明白了吗!”

“明白!”干脆有力的回答令骆琛满意。

“每个人在这里重新整理行李,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有带火机、火柴、刀具、香烟、手机等的都自动自觉给我交出来,不然被我搜到的就别怪我不客气。”

骆琛说完转身走向那个看起来比这些娃娃大不了几岁的女孩走去。

“你好,我是教官骆琛,今天暂时是这个班的代理教官,他们的教官因为还有其他事情所以明天才能到。”骆琛对待学生和老师是全然不同的态度,况且还是个漂亮的女老师。

“你好,我是他们的班主任萨瑶,那今天辛苦您了,要是今天学生有什么事还得麻烦您跟我说一下。”

“客气了,那一会就带他们到宿舍放好行李我再带你过去你们教师的宿舍。”

萨瑶点点头,心里对这个彬彬有礼的教官印象分加分。但这位文质彬彬的代理教官仍然不能减轻萨瑶对这绿色军营的恐惧。

萨瑶看着学生如此兴奋,她无奈抬头望天,内心呼喊咆哮。

小说《倔强萝卜傲娇坑》 第十一章 又见军营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冤家小说
  3. 穿越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