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莲子阅读 > bet36在线体育投注品牌 > 玄幻 > 都市之携美同行

更新时间:2019-09-23 16:09:32

都市之携美同行

都市之携美同行 倾城日光薇娜 着

狗万进不了了_睡狗 千刀万剐_新万博狗万 石金敏敏 未来都市幻想总裁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都市之携美同行》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倾城日光薇娜写的一本都市玄幻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石金通过20年不懈的努力,去华山盛会争夺千年娇子,但有许多长辈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教主之位。这一路上遇到了种种险关,他能闯过吗?...

精彩章节试读:

18美女都来做卧底争相吃醋争靶子

下车的旅客提着大包小包,拖儿带口地散尽后,大巴旁就剩下柱着拐杖的古稀老太紫杉婆婆,和她的徒弟静玄师太,静月师太,静云师太,和静尼师太。“这神犬。”等了一会,还没见石金的影子,这婆婆就开始唠叨了起来。“平日里,这神犬挺守时的,今日里他睡过头啦?让我老太婆呆在这里干焦急,来了非给他一拐杖,让他长长记性。”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忙叮咛小徒弟:“静尼,姜老板那丫头,如有什么气话,你就让她说,千万莫回嘴。现在她是神犬的爱徒,你俩的辈份一样,别闹得师父脸上不好看。”

静尼师太早有思想准备,此时听了师父的话,忙说:“弟子心里有数,不会和她争执的。”她怎么也不会料到,石金还真有这个胆,敢收下凤烟这么个已成了“死潭”的超大龄弟子,并化费心血硬是让她过了一级玖瑰,还奇迹般地恢复了经期。就在三个月前,凤烟专程到韩国,挖苦了徐再艳一大堆话,气得徐老太险些一口气接不上,还吐了好几口血。她自然明白,如今日在华阴撞不上凤烟,那华山盛会肯定也会撞上,到时有上苍神犬撑腰的凤烟,所说的话必然让她受不了,没准也会被凤烟说得胸闷吐血。“师父,不过徒儿有言在先,她想出出气可以,但不能太过了。”她最怕的,就是让人当众撕老脸,那会下不了台的。

“婆婆。”石金带着百合,文丽,突然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他招呼了一声婆婆,又朝紫玄她们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了句“来晚了”了后,将来晚的原因说了一遍,大家听了都笑了,百合被笑得脸色羞红。

“神犬,惠子那小妮子,听课认真不?”

如不是文丽说了“卧底”与“靶子”之事,那紫杉婆婆突然问起惠子来,石金肯定会觉得奇怪,但现在也理解了,何况惠子昨夜还舍身救了自己。“挺乖的。如好好**,将来必是顶级督导师。对了,昨夜她还救了我一命。怎么,婆婆和她?”不等师父回答,紫玄师太忙说:“小师叔,你也真是的,惠子是日本人,你就不会拐个弯?”石金这才一拍脑门,明白了过来,紫玄师太接着就说:“她是师父的曾外孙女。”

“曾外孙女?”百合嘀咕了一句,猛然想到石金与惠子这的这层关系,那他不就成了婆婆的曾外孙女婿了吗?乐得顿时搂住他的脖子“咯咯咯”地大笑。石金清楚百合为什么会笑,也知道婆婆见了惠子后,惠子也会说出昨夜的事。“有这么好笑吗?”他拍了一下百合的脑袋,就将昨夜发生的事,全说了出来。

静玄师太她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紫杉婆婆却高兴地说:“这小妮子人好心善,今日里把一切给了你,也是这小妮子的天福,你可要好好地帮帮她哟。”石金似乎明白婆婆的意思,忙点头一笑,说:“那天请她做授课模特,我就看出来了,她卡在二级牡丹上。经昨夜那么一做,估计也就不怎么严重了。”他是千年难遇的双科圣辅,万阴之主,既然惠子把处女身给了他,那婆婆自然也就心领神会了。

“婆婆放心,我会尽全力帮助惠子的。我给不了她名份,等盛会结束后,我会给她单科,和双科辅助程序,帮她打通所有的关节,让她顺利静修圣女课目。不过,现在先负责填饱你们的肚子。”

石金的为人,紫杉婆婆最清楚了,既然他都把话说到了明处,除了为惠子高兴外,她已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这小妮子,还真是慧眼识英雄啊。”她说笑了一句,指着文丽问:“这人见人怕的小祖宗,怎么也耗上你了?”石金摇头笑了笑,把文丽搂在怀里,把那件事情的原委,以及怎么用计收服这些小祖宗,仔细地说了一遍,然后拍拍百合的脸说:“惠子已露了底,现在该轮到你了。”

百合知道再也瞒不下去了,干脆竹筒子倒豆,全抖了出来。“我是华夏仙姑的曾孙女,静修已有五年了,但在三级圣女上卡了两年多,曾祖母也没法子,就让我来了华阴。还说了一大堆的怪话,什么缘份啊,撞运啊,反正我也听不懂。”她听不懂,可紫杉婆婆师徒却听得再明白不过了,当即笑得前仰后翻。

到了酒楼包房,圆桌上早已放好了八个中盆冷莱,五瓶茅台酒,和一坛十五年陈年酒。

已有半年多没见了,今日在这里撞上老祖宗,惠子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拉住婆婆的手又说又笑。

石金让如烟打开茅台酒后,快去厨房吩咐厨师炒菜。如烟离开后,他以宾主之礼,请紫杉婆婆先入座。静玄师太她们虽然长石金四十来岁,但由于皖南怪辈份大,所以石金也就白白地长了她们一辈,如他不入座,其他人都不能坐,不然就乱了辈份。可惠子不懂这辈份礼仪之规矩,只怕石金边上的椅子让别人占了,忙抢先一步坐了上去。百合见了,吓得魂也飞了,刚要伸手去拉惠子起来,只听得紫杉婆婆怒嗔一声:“你这目无尊长的小妮子。”抓起拐杖就朝惠子的脑袋打了过去,惊得石金忙闪身挡在惠子前面,右肩已被拐杖重重的打了一下,整个身体向前一仰,连惠子带椅子一起倒在了地上。石金知道婆婆的脾气,怕她穷追猛打,伤了惠子,忙将她的脑袋搂在自己的怀里。

敏敏,迪娜,凤烟,百合,见石金被紫杉婆婆的拐杖打倒在了地上,心疼得眼泪都跑了出来,但都站在原地,谁也没有上去拉他一把。但文丽却是个不懂规矩的蛮公主,生气地斜眼看了一下婆婆,伸手就去扶石金,却让凤烟一把拉住了。也就在这时,石金慢慢地爬了起来,扶起惠子藏在身后,接着笑呵呵地对婆婆说:“婆婆,在我眼里,在场的全是自家人,你老就别再谈辈份礼数了。但有一点你可以放心,在上华山前,我会教她各种礼数。总之,决不会让她在外人面前,丢了你婆婆的脸。”

紫杉婆婆被石金这么一说,只好挥挥手。“今天就便宜了你这小妮子。往后,如让我知道你对神犬不好,就连你师父一起打。”随后,她又冲着徒弟发起火来:“瞧你们,一个个都是怎么教徒弟的。静玄,上山见了龙湘,见了丽纹,给我好好训训,别尽丢我老太婆的脸,让别人捞住笑柄。瞧神犬教出来的徒弟,多懂规矩。唉!幸亏神犬是自家人,不然按先祖传下的教规戒律,这小妮子与神犬相差四个辈份,那还了得,就是有十条小命也没了。都记住了没有啊?”静玄师太她们从小由婆婆带大,对师父的敬畏早已深烙在了心里,此刻听了师父的话,忙都点头应允。

惠子不知是被老祖宗这骇人的训斥吓得,还是心疼石金肩上的那一杖,伏在桌上就是一阵嚎哭。

石金明白,今日有紫杉婆婆在这里,如自己不入座,那没人敢坐下,便忙坐了下来,大家这才择掎入座。凤烟给婆婆她们斟酒,当斟到静尼师太时,她出人意料地朝静尼师太伸出了手,友好地说:“其实,我很感激你们的。如当初不是你们,我也不会遇上这么好的一个师父。”当说到徐再艳时,她的语气顿时一变。“她怎么说我都可以,就不许说我师父。如让我在华山撞上,我还要让她吐血。”

徐再艳是静云师太的大徒弟,也就是紫杉婆婆的徒孙,现在让凤烟这么一说,这师徒俩的脸都不好看。

“这徐再艳,是我老太婆的徒孙。你告诉我,她是怎么损你师父的?”

下车的旅客提着大包小包,拖儿带口地散尽后,大巴旁就剩下柱着拐杖的古稀老太紫杉婆婆,和她的徒弟静玄师太,静月师太,静云师太,和静尼师太。“这神犬。”等了一会,还没见石金的影子,这婆婆就开始唠叨了起来。“平日里,这神犬挺守时的,今日里他睡过头啦?让我老太婆呆在这里干焦急,来了非给他一拐杖,让他长长记性。”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忙叮咛小徒弟:“静尼,姜老板那丫头,如有什么气话,你就让她说,千万莫回嘴。现在她是神犬的爱徒,你俩的辈份一样,别闹得师父脸上不好看。”

静尼师太早有思想准备,此时听了师父的话,忙说:“弟子心里有数,不会和她争执的。”她怎么也不会料到,石金还真有这个胆,敢收下凤烟这么个已成了“死潭”的超大龄弟子,并化费心血硬是让她过了一级玖瑰,还奇迹般地恢复了经期。就在三个月前,凤烟专程到韩国,挖苦了徐再艳一大堆话,气得徐老太险些一口气接不上,还吐了好几口血。她自然明白,如今日在华阴撞不上凤烟,那华山盛会肯定也会撞上,到时有上苍神犬撑腰的凤烟,所说的话必然让她受不了,没准也会被凤烟说得胸闷吐血。“师父,不过徒儿有言在先,她想出出气可以,但不能太过了。”她最怕的,就是让人当众撕老脸,那会下不了台的。

“婆婆。”石金带着百合,文丽,突然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他招呼了一声婆婆,又朝紫玄她们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了句“来晚了”了后,将来晚的原因说了一遍,大家听了都笑了,百合被笑得脸色羞红。

“神犬,惠子那小妮子,听课认真不?”

如不是文丽说了“卧底”与“靶子”之事,那紫杉婆婆突然问起惠子来,石金肯定会觉得奇怪,但现在也理解了,何况惠子昨夜还舍身救了自己。“挺乖的。如好好**,将来必是顶级督导师。对了,昨夜她还救了我一命。怎么,婆婆和她?”不等师父回答,紫玄师太忙说:“小师叔,你也真是的,惠子是日本人,你就不会拐个弯?”石金这才一拍脑门,明白了过来,紫玄师太接着就说:“她是师父的曾外孙女。”

“曾外孙女?”百合嘀咕了一句,猛然想到石金与惠子这的这层关系,那他不就成了婆婆的曾外孙女婿了吗?乐得顿时搂住他的脖子“咯咯咯”地大笑。石金清楚百合为什么会笑,也知道婆婆见了惠子后,惠子也会说出昨夜的事。“有这么好笑吗?”他拍了一下百合的脑袋,就将昨夜发生的事,全说了出来。

静玄师太她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紫杉婆婆却高兴地说:“这小妮子人好心善,今日里把一切给了你,也是这小妮子的天福,你可要好好地帮帮她哟。”石金似乎明白婆婆的意思,忙点头一笑,说:“那天请她做授课模特,我就看出来了,她卡在二级牡丹上。经昨夜那么一做,估计也就不怎么严重了。”他是千年难遇的双科圣辅,万阴之主,既然惠子把处女身给了他,那婆婆自然也就心领神会了。

“婆婆放心,我会尽全力帮助惠子的。我给不了她名份,等盛会结束后,我会给她单科,和双科辅助程序,帮她打通所有的关节,让她顺利静修圣女课目。不过,现在先负责填饱你们的肚子。”

石金的为人,紫杉婆婆最清楚了,既然他都把话说到了明处,除了为惠子高兴外,她已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这小妮子,还真是慧眼识英雄啊。”她说笑了一句,指着文丽问:“这人见人怕的小祖宗,怎么也耗上你了?”石金摇头笑了笑,把文丽搂在怀里,把那件事情的原委,以及怎么用计收服这些小祖宗,仔细地说了一遍,然后拍拍百合的脸说:“惠子已露了底,现在该轮到你了。”

百合知道再也瞒不下去了,干脆竹筒子倒豆,全抖了出来。“我是华夏仙姑的曾孙女,静修已有五年了,但在三级圣女上卡了两年多,曾祖母也没法子,就让我来了华阴。还说了一大堆的怪话,什么缘份啊,撞运啊,反正我也听不懂。”她听不懂,可紫杉婆婆师徒却听得再明白不过了,当即笑得前仰后翻。

到了酒楼包房,圆桌上早已放好了八个中盆冷莱,五瓶茅台酒,和一坛十五年陈年酒。

已有半年多没见了,今日在这里撞上老祖宗,惠子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拉住婆婆的手又说又笑。

石金让如烟打开茅台酒后,快去厨房吩咐厨师炒菜。如烟离开后,他以宾主之礼,请紫杉婆婆先入座。静玄师太她们虽然长石金四十来岁,但由于皖南怪辈份大,所以石金也就白白地长了她们一辈,如他不入座,其他人都不能坐,不然就乱了辈份。可惠子不懂这辈份礼仪之规矩,只怕石金边上的椅子让别人占了,忙抢先一步坐了上去。百合见了,吓得魂也飞了,刚要伸手去拉惠子起来,只听得紫杉婆婆怒嗔一声:“你这目无尊长的小妮子。”抓起拐杖就朝惠子的脑袋打了过去,惊得石金忙闪身挡在惠子前面,右肩已被拐杖重重的打了一下,整个身体向前一仰,连惠子带椅子一起倒在了地上。石金知道婆婆的脾气,怕她穷追猛打,伤了惠子,忙将她的脑袋搂在自己的怀里。

小说《都市之携美同行》 18 美女都来做卧底 争相吃醋争靶子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都市小说
  3. 幻想小说
  4. 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